首页 >> 亿博体育下载 >> 综合报道 -> 正文

英如镝:想给观众精彩的比赛

  新年第一天,英如镝在他的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段“中国男子冰球国家集训队合唱团”自弹自唱的《友谊地久天长》视频片段。弹弹琴、唱唱歌、打打游戏,封闭集训的日子里,英如镝和队友们把训练之余的休息时间尽量过得有滋有味。

  说到因为疫情原因很久没有比赛,英如镝表示:“封闭式训练、疫情防控管理都比较严格,没有比赛只能自己调整,我就是弹弹琴、唱唱歌。不过时间过得也挺快,去年7月来到沈阳体育学院集训,转眼已经过去半年,还有一年就是冬奥会了。”

  当然,封闭集训也并不是完全枯燥无味,它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年轻人磨合的时间长了,相比较多次进入的各级别国家队,英如镝认为他在这个集体融合度最高。“之前因为集中训练时间短,来自不同地域的球员可能更愿意跟自己的同伴玩儿,这次因为长时间住在一起,大家磨合得都比较好,也产生了默契,我也已经和大家融为一体,大家都相处得不错。”英如镝说,“以前自己经常被队友视为‘海归球员’,现在在队中我也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我很开心。”

  从小被父母送到美国学习冰球的英如镝在北美冰球氛围中长大,对于比赛的渴望早已浸入到了骨子里。去年12月代表北京体育职业学院队参加全国冰球锦标赛,是集训期间最让他兴奋的时刻之一。“只要有比赛,我总是开心的。”英如镝说。

  这次全国冰球锦标赛因为国家队队员的悉数登场而备受瞩目,特别是北体职队、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三支队伍之间的较量,更是代表了我国男冰目前的最高水平。小组赛中,北体职队以1比7的悬殊比分负于哈尔滨队,让人大跌眼镜,不少人认为北体职队已经退出了对冠军的争夺圈。然而北体职队却在最后两场比赛中与之前比赛判若两队,作风硬朗,拼抢积极。作为北体职队队长,英如镝认为前面的比赛他们打得“太温柔”了,不够凶狠,“冰球是一项男子汉的运动,不可避免发生冲撞,需要运用一些小战术,半决赛打齐齐哈尔、决赛打哈尔滨,我们都打出了这种气势。这是一种战术,必须去拼抢、去碰撞,在球场上时时给对手很大的压力,才能得到今天的结果。否则像之前似的,温柔地打,就会像1比7输给哈尔滨那样。我父母总跟我说,比赛要‘玩儿命打’,这场比赛,我觉得我们整个队都做到了。”决赛战胜哈尔滨队后,英如镝总结全国冠军的经验时说道。

  父亲英达在英如镝的冰球成长道路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尽管英如镝曾在年少时笑谈父亲的身材胖胖的,“一看就不像在体育界能有什么影响力”,来到冰场只是一个球迷或家长,但实际上英如镝非常看重父母对他的鼓励。“我父亲一直相信我能赢球,他总是告诉我,冰球是一项充满偶然性的运动,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决赛前,面对外界不太看好的声音,英如镝和父亲交换了看法。“我父亲一直很看好我们,他认为决赛要不就是我们堪堪赢下对手,要不就是对手行云流水般将我们打垮,没有中间点。”事实证明,双方不仅贡献了一场势均力敌、精彩激烈的比赛,比赛的进程也印证了英达赛前的“预言”。

  冠亚军决赛打到任意球互射的第8轮才决出胜负,这场比赛被英如镝称为是他“职业生涯迄今为止最精彩的一场比赛”。“一般来说,能够打到第八轮、第九轮任意球决胜,都发生在常规赛,在冠亚军决赛中打到这个阶段是非常少见的。”英如镝说。曾在第五轮射失任意球的英如镝在第八轮再次滑向球场中央。那一刻他在想什么?想曾经丢掉的那个球?还是想射下这个球就有望夺冠?“很多人在那一刻会把局面想得特别大,想很多,但那个时候我想的就是我带着一个球,面对一个守门员。虽然在决赛第八轮任意球互射轮到我去执行的这种情况我从未遇到过,但一对一面对守门员却有很多次,所以当时就是放松心态好好打。”射中这粒球,北体职队在冠军争夺中占得先机,在哈尔滨队执行任意球时,全场都屏息静气盯着球场,此时的北体职队球员席上,却有一人背对着球场,低着头,紧张地闭着眼睛。“对,那个没出息的人就是我。”赛后英如镝不好意思地承认。

  之前,英如镝曾一度被认为只喜欢进攻而防守不积极,英如镝也虚心接受这个批评,并在比赛中有意识地提醒自己要更多参与到防守当中。“通过比赛我越来越认识到,进攻能帮助球队得分,但是防守才能帮助球队赢得比赛。作为球员,我现在对自己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还有很多可以进步的点,永远有提升的空间。”在近几年的职业比赛历练中,英如镝逐渐成熟。

  距离冬奥会仅剩一年多时间,英如镝的想法很简单,“我们不能保证好好训练、好好努力就一定能够取得好成绩,我只希望比赛之后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不会在比赛之后说如果当时能够更努力或者能够做得更好就会怎样,我希望能给观众们带来几场好的比赛,无论输赢。”(田洁)

相关新闻